战争片

  • 長虹臥波的傳說

    在遠古的洪荒時代,如今的武漢原是雲夢澤中的一塊陸地。有座東西走向的大山擋住瞭南天來的大水,洪水四處亂跑,淹田地,毀村莊,十分兇惡。大禹接到舜帝的旨意,接替他父親鯀來到這裡治水。

    2020-05-27

  • 他在遠處等著我

    這是我經歷的一個真實故事。我是在一輛舊綠皮火車上認識這對夫婦的。女人五十多歲的年紀,臉在冬日的寒氣下凍得有點紅。男人顯得更蒼老一些,頭發都斑白瞭,不過臉上還算精致的皮膚似乎說明

    2020-05-27

  • 分手時不說再見!

    我看到瞭她的結婚照片,她幸福地微笑著,依然是那麼驚艷美麗。而她身邊,那個幸福的男人,有些像我……——本文主人公我在青春的日記

    2020-05-27

  • 要有多大的勇氣,才可以重新變得安靜

    默默是我初中三年裡最為要好的好友,我的朋友並不多,至少他是真心待我。這麼些年來,有很多人曾在我的身邊徘徊著,無論他們出於什麼目的。這讓我覺的很是榮幸,至少有很多人曾在我的身邊停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月若有情寄天堂

    想到這,小兮哭瞭。安離去的場面,她還記得清清楚楚。那個黃昏,小兮任性的和安吵架瞭,小兮甩開安的手,腳踏出瞭那個還閃亮著紅燈的十字路口。突然,一個大手拉過她,卻沒想到一輛貨車輾過

    2020-05-26

  • 心愛永恒

    一直不知道他是怎麼愛上她的。他最喜歡像個孩子般趴在她懷裡,臉頰緊貼著她的胸脯,側耳聆聽她心跳的聲音。“側耳聆聽她心跳的聲音。”這是她大一時寫的詩;她從小

    2020-05-26

  • 謝謝你讓無聲的我學會歌唱的夢想

    “你好,我叫陳喆。我很高興和你成為高中同學。我喜歡...打乒乓球,希望我們將來能相處得很好!”這是我九月初站在講臺上說的話。如果今天我有機會再次自我介紹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有些味道,從不曾遠離

    他喜歡童年時代在北方生活的每一道關於美味的記憶,那都是他小時候的味道。他希望她可以和他一樣喜歡他小時候的那些味道—北京還刮著風的時候,我就認識瞭這個男人,他看上去屬

    2020-05-25

  • 我的整顆心,都在指尖觸及的冰涼裡

    曾經的你,早已離我而去。而如今,隻剩下瞭一個我。沒有哪種愛情,需要你放棄尊嚴作賤自己的。與其卑微的戀愛,還不如選擇單身。上課鈴響起,同學們都乖乖的回到教室瞭,剛坐下來幾分鐘聽講

    2020-05-24

  • 一個擁抱

    男人47歲的時候出瞭車禍,頭骨被撞碎,一直昏迷不醒,經過幾次手術,也不見好轉。沒有記憶,沒有思維,不認識傢人,不會說話,吃飯要人喂,大小便用尿不濕…&hellip

    2020-05-24